中亚留学生汉语习得中的新疆汉语方言成分引发

  中亚留学生汉语习得中的新疆汉语方言成分引发的思考

   周 颖

   摘要:由于中亚留学生与新疆当地居民发生语言接触,在其汉语习得的过程中,语音、词汇、语法方面均有受到新疆汉语方言影响的痕迹。这些方言成分的存在有其积极的意义,也有其负面的影响。在新疆的对外汉语教学中,我们应该根据不同的学生类型分层次处理好普通话和方言的关系。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中亚留学生 新疆汉语方言 普通话

   一、引言

   由于新疆的地缘优势和独特的多元文化背景,近年来新疆学习的中亚留学生数量呈上升趋势。大批中亚留学生的到来,不仅加快了不同的语言和文化之间的交流和接触,同时也为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研究提供了多样化的思路,注入了新鲜血液。

   “所谓新疆汉语方言,就是融合了陕甘二省各地方言而形成的一种方言。这种方言在西北各省,连山西省和内蒙古自治区辖管的前绥远省在内来说,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它吸取了西北各省方言中相同或相近的音素和词汇,而抛弃了特别生僻的词汇和差别很大的音素。”[1]在中亚留学生习得汉语的过程中,我们常常可以发现一些新疆汉语方言成分的存在。有时留学生甚至会问我们一些问题,例如,“为什么我们上课的时候学了‘是shì’,别的中国人他们不说‘是shì’”,他们说‘是sì’”。这无疑是他们在实际生活与新疆当地居民交往的过程中习得的结果。这使得我们思考:新疆汉语方言环境下中亚留学生汉语习得状况是怎样的?新疆汉语方言对中亚留学生有怎样的影响?在新疆的对外汉语教学中,我们应怎样处理好普通话和新疆汉语方言的关系?

   在国内已有的研究中, 古岳( 1 9 9 7 ) , 汪启明(2011),汪媛、李嘉(2011),周育萍(2012)分别论述了大连方言、成都方言、昆明方言对留学生汉语教学的影响;李建国、边兴昌(2000)从语言声学和乡土文化的角度探讨了对外汉语教学中普通话和方言的关系;部分学者从扩大留学生交际范围、提高其交际能力以及方言负载的丰富文化的角度,认为应该在对外汉语教学中融入一定的方言教学,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丁启阵(2003)明确提出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应引入方言及方言知识;有的学者则持完全相反的观点,如李泉(2009)、于海阔(2012)则认为普通话才是对外汉语教学的核心,不必也不可能向留学生讲授系统的方言知识。赵江民、范祖奎(2010)在《新疆中亚留学生汉语教学的社会语言学透视》中首次提到了新疆汉语方言对中亚留学生的影响表现在词汇和语法方面,但并未涉及如何处理新疆对外汉语教学中的新疆汉语方言问题。

   本文试图从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分析新疆汉语方言在中亚留学生汉语习得中的表现,并探讨如何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处理好普通话和新疆汉语方言的关系。

   二、新疆汉语方言在中亚留学生汉语习得的表现

   (一)语音方面

   新疆汉语方言的语音与普通话语音大部分一致,但在某些读音上存在一定差异。舌尖前音与舌尖后音是新疆汉语方言与普通话都有的两套声母。区别在于,新疆汉语方言将普通话中相当一部分汉字的声母由舌尖后音归为舌尖前音。这样一来,新疆汉语方言中声母念舌尖前音的字数就远远多于普通话了。[2]如“是、茶、找”等,普通话里的声母分别是“sh、ch、zh”,而在新疆汉语方言里的声母分别为“s、c、z”。中亚留学生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和新疆当地居民的接触,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新疆汉语方言语音的影响。例如:

   (1)Lǎosī,sìbú sì?(老师,是不是?)

   (2)Wǒ xǐhuan hē hóngcá.(我喜欢喝红茶。)

   (3)Nǐ zǎo séi?(你找谁?)

   我们都知道,在俄语中有和汉语舌尖前音类似舌前部靠近上齿背和上齿龈的音,也有与舌尖后音类似需要前舌部抬起、中舌部下凹的音。中亚留学生普遍能使用俄语进行交际,据此可以推断舌尖前音和舌尖后音不属于他们不熟悉、很难发出的音,因此我们认为可以排除母语负迁移的因素。

   新疆汉语方言前后鼻韵母不分的现象对留学生的语音也产生了一定影响。例如:

   (4)Bù xín.(不行。)

   (5)Mín tiān wǒmen méiyǒu kè.(明天我们没有课。)

   u行零声母音节在新疆汉语方言里常把w变成唇齿浊摩擦音v,这在留学生的汉语语音中也有表现。例如:

   (6)Vǒmen(我们)

   (7)Vǔ ɡè(五个)

   (二)词汇方面

   新疆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新疆的汉语方言的词汇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少数民族语言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借词上。新疆汉语方言中少数民族语言借词不少,其中大多为维吾尔语借词。[3]中亚留学生有时也会使用这些新疆汉语方言词汇。例如:

   (8)我在房子呢。

   (9)皮牙子,我不太喜欢。

   (10)你干撒(sá)呢?

   例(8)中的“房子”是“家”的意思;例(9)中“皮牙子”指“普通话中的洋葱”;例(10)中“撒”是“什么”的意思。

   (三)语法方面

   新疆汉语方言存在“给”和“把”字句泛化的现象,其使用频率大大高于普通话,这对中亚及俄罗斯留学生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例如:

   (11)手机给给我撒!

   (12)那个小礼物给我们送给,行不行?(13)把我不好意思的哎!

   (14)他把我给气的!

   前两例都是介词“给”的泛化,例(11)在普通话中表达为“把手机给我”;例(12)在普通话里表达为“那个小礼物送给我们,行不行”;例(13)是“把”字句泛化,普通话里说:“让我太不好意思了”;例(14)中既有“给”的泛化,也有“把”字句的泛化,普通话表达为:“他太让我生气了”。

   赵江民 、范祖奎(2010)在《新疆中亚留学生汉语教学的社会语言学透视》中提到,新疆汉语方言对中亚留学生汉语使用“在语法方面也有影响的痕迹,如新疆汉语方言受新疆兄弟民族语言的影响,量词‘个’出现‘泛化’现象,可以代替许多与具体名词相适应的量词。量词‘个’的泛化在中亚留学生中也频繁出现,如‘一个(辆)汽车’‘一个(盏)台灯’‘两个(件)事情’等。”[4]我们认为中亚留学生、在新疆学习的留学生以及在其他地区学习的各国留学生在量词习得中都会出现量词“个”泛化的现象。这是因为汉语中的量词多,分类细,用法杂,对于各国留学生而言都是一个难点,常常会出现用“个”代替其他量词的现象。量词“个”的泛化现象与其说是受到新疆汉语方言的影响,不如说是量词本身的难度在留学生的习得过程中的体现。

   三、新疆方言成分进入留学生汉语的途径及其影响

   语言接触是最直接,也是最主要的途径。留学生在日常生活中会跟新疆当地居民发生语言接触,在语言接触中,留学生发现有的老百姓说的话和课堂上学的汉语不太一样。为了达到交际的目的,留学生也学会了一些方言。还有一个我们不得不承认的原因——部分汉语老师普通话不够标准,有时在课堂上无意中也带出了新疆汉语方言的腔调,对学生的汉语习得产生了一定影响。

   从一定程度上说,这些方言成分的存在对中亚留学生日常生活和融入新疆当地社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了解这些方言成分的含义能帮助学生理解当地人的语言,减少交际障碍,给日常交际提供便利。能主动使用这些方言成分,表现了留学生积极融入当地社会的一种态度,对实现跨文化交际有着积极的意义。

   然而,过度使用方言也会对普通话的习得产生消极影响。有的留学生不仅在生活中使用新疆汉语方言,而且不自觉地把方言带到了课堂上,这对于普通话的学习是不利的。有些留学生受新疆汉语方言的影响比较大,在语音、词汇和语法方面都已“化石化”,在口语和写作中不能正确地使用普通话,且很难纠正,给普通话学习带来了负面影响。

   四、普通话和新疆汉语方言在新疆对外汉语教学中的关系

   普通话在我国的地位毋庸置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普通话的通用语地位进行了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5]在对外汉语教学中,普通话占据着不可动摇的核心地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二十条规定:“对外汉语教学应当教授普通话和规范汉字。”[6]

   我们认为新疆的对外汉语教学应始终坚持普通话的核心地位。首先,与其他方言区的方言相比,新疆汉语方言有自己独特的特点。新疆汉语方言的语音、词汇和语法与普通话相比,同大于异。对于在疆学习、生活的中亚留学生而言,新疆汉语方言带来的交际障碍应该是小得多的。即使在生活中遇到一些汉语方言词汇,辅之以具体的语境,留学生一般能大致明白对方的意思。加之新疆近年来推广普通话卓有成效,能使用较为标准的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为中亚留学生营造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汉语习得环境。因此,从交际的角度来说,与我国很多其他方言不同,新疆汉语方言不会造成太多理解和交流的障碍。其次,就绝大多数留学生自身的需要和发展而言,普通话教学也是最有利的。许嘉璐(1997)指出,形成和规定一个国家的标准语“不但是发展本国的经济、文化,维护和加强国家统一的需要,也是外国人学习这种语言的需要。”[7]很多中亚留学生希望把新疆作为中国留学的第一站,在这里打下一定的语言基础后,再去中国其他城市学习、工作或生活。学好普通话,是他们实现这些愿望的第一步。

   当然,坚持普通话的核心地位并不是要将普通话和方言完全对立起来。相反,方言实际上是普通话的重要补充。例如新疆汉语方言中的“馕”这个词,在普通话中没有相对应的词,我们是非常需要这类词语的,也是完全可以使用这些词的。

   对于初到新疆的中亚留学生来说,新疆汉语方言有时会给他们造成一些困扰。那么是否应该针对这种情况,在上课的过程中增加一些新疆汉语方言的内容呢?我们通过访谈发现,留学生对新疆汉语方言持有不同的态度,一些学生对新疆方言很感兴趣,这些学生大多在生活中与新疆当地居民交往较多,在与当地人的接触中习得了一些新疆汉语方言,他们来到学校以后也会常常说出一些方言,并以此为荣;而大多数留学生希望学习标准的普通话,他们希望汉语教师能说标准的普通话,最好不要夹杂方言。考虑到大多数学生的需求,我们认为不宜在上课时增加新疆汉语方言的内容。但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满足那些对新疆汉语方言感兴趣的留学生的需求。可以通过组织一些课外活动来增进留学生对新疆汉语方言的了解,如可以组织一个趣味汉语方言讲座,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让留学生了解一些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较高的新疆方言词汇等。

   目前在新疆留学的中亚、俄罗斯留学生大致有这样几个层次:短期语言培训生、汉语专业本科生、其他专业本科生以及国际汉语教育硕士。对这些不同层次的学生而言,普通话教学都具有不可代替的重要地位。对进入其他专业学习的本科生而言,普通话还成为了学习专业知识的基础。对汉语专业的本科生和国际汉语教育硕士而言,汉语不仅仅是工具,还很可能是他们将来研究的对象。对于这部分学生而言,他们不仅需要培养语言能力,还要懂得更多的语言知识,甚至是语言学知识。对这些学生,我们可以考虑根据其自身的特点和兴趣,开设一些方言知识课程。这样一来,留学生不仅可以掌握方言知识,还拥有了通过方言了解方言承载的丰富文化的机会。我们要为愿意了解、学习汉语方言知识的学生创造条件,为他们能成为高级汉语人才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

   五、结语

   新疆中亚、俄罗斯留学生在汉语习得过程中,语音、词汇和语法方面或多或少受到了新疆汉语方言的影响。对于大多数学习语言的留学生,我们应该坚持普通话的核心地位,不必向学生讲授方言知识;而对于有研究需要的汉语专业学生和国际汉语教育硕士,应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开设方言知识课,以便培养出更多高级汉语人才。在学好普通话的基础上学习方言,才是锦上添花。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董印其,陈岳.新疆汉语方言研究30年文献述评[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4):68~73.

   [2]张燚.舌尖前后音声母辨音教学研究[J].新疆教育学院学报,2001,(2):44~46.

   [3]张洋.新疆汉语方言的特点[J].语言与翻译,1997,(1):26~30.

   [4]赵江民,范祖奎.新疆中亚留学生汉语教学的社会语言学透视[J].民族教育研究,2010,(5):95~98.

   [5]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N].人民日报,2004-03-16(A2).

   [6]许嘉璐.汉语规范化和对外汉语教学[J].语言文字应用,1997,(1):2~6.

   [7]古岳.试谈对外汉语教学中的方言问题[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7,(2):58~59.

   [8]丁启阵.论汉语方言与对外汉语教学的关系[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3,(6):58~64.

   [9]于海阔.普通话和方言在国际汉语教学中的定位[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3):32~35.

   [10]李泉,关蕾.普通话在国际汉语教学中的核心地位[J].汉语学习,2009,(2):72~78.

   [11]汪启明.对外汉语教学中的方言偏误及预应理论试说——以四川方言为中心[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2011,(4):1~10.

   [12]汪媛,李嘉.成都区域化环境对韩国留学生汉语教学之影响及策略[ J ] .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 0 1 1,(1):32~34.

   [13]周育萍.简析昆明话对留学生学习汉语的影响及对策[J].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12,(5):30~31.

   [14]李建国,边兴昌.普通话—方言的互动变异与对外汉语教学[J].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2):60~65.

   (周颖 乌鲁木齐 新疆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 830046)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亚留学生汉语习得中的新疆汉语方言成分引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